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家弘 > 何家弘:特朗普还有最后一招

何家弘:特朗普还有最后一招

1月6日的国会骚乱发生之后,特朗普似乎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国内外的政要群起而攻之。他的亲友也纷纷切割或离去。他的政敌佩洛西更是要痛打落水狗,一方面逼迫彭斯带头罢免特朗普,一方面动员民主党议员弹劾特朗普。套用一句五十年前在我国流行的话语,那就是要把特朗普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然而,特朗普不愧为商场老将,不仅脸皮厚,神经也坚强,依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吹自擂,谈笑风生。
现在,特朗普的首要威胁来自共和党内部。如果副总统彭斯等共和党大佬们决定抛弃特朗普,那就会采取副总统罢免总统的行动,而且能立竿见影。在我们看来,副职罢免正职绝非正路,犹如下级造反或宫廷政变,但是美国宪法确有这样的规定。
 
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第四款规定:“当副总统和行政各部的多数主要官员向参议院议长和众议院议长递交书面声明称总统无能力行使职权时,副总统应立即以代理总统的身份行使总统的职权。”按照这条宪法规定,只要副总统得到多数部长的支持,就可以让总统下台。
 
不过,美国宪法也赋予了总统进行反击的权利。第四款继续规定:“当总统向参议院议长和众议院议长递交书面声明称其并未丧失能力时,总统应恢复其职权,除非副总统和行政各部的多数主要官员在4天内向参议院议长和众议院议长递交书面声明称总统无能力行使其职权。在此种情况下,国会应该就该问题做出决定。如国会……以两院的2/3多数决定总统无能力行使其职权,副总统应继续以代理总统的身份行使总统职权,否则,总统应恢复其职权。”
 
按照上述规定,如果彭斯率领多数部长告诉国会特朗普已经不行了,他就可以当上临时总统。但是,如果特朗普不服,告诉国会他还行,那么彭斯一方就得再次主张,告诉国会特朗普确实不行了。接下来,国会就要讨论并确认特朗普究竟还行不行。如果参众两院的三分之二议员都认为特朗普不行,那特朗普就得下台,彭斯担任临时总统。
 
按理说,美国的副总统本是一个比较轻松的官职,但是彭斯当得比较累,而且近来连续遭受两面的挤压。在1月6日之前,特朗普施压,让彭斯利用主持国会清点选举人票的权力,推翻大选结果。1月6日之后,民主党又施压,让彭斯罢免特朗普。对彭斯来说,罢免特朗普之后去当几天临时总统,没有太大的好处,因此他在12日公开表示不会启动罢免程序。不过有人披露,他在私下说依然会把罢免特朗普作为一个保留的选项。
 
对于特朗普来说,更大的威胁来自以女强人佩洛西为首的民主党。1月11日,民主党众议员已经正式提出了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议案,指控特朗普“煽动叛乱”,声称特朗普“背叛了公众对总统的信任”,“严重危害了美国及其政府机构的安全,威胁了民主制度的完整性”。美国《宪法》第二条第四款规定:“总统、副总统及合众国的一切文职官员因为叛国罪、贿赂罪或其他重罪和轻罪被弹劾并被定罪的,应予免职。”2019年,特朗普曾因“乌克兰门”事件而遭到国会弹劾,但是被共和党议员成功保驾。现在,特朗普会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两次遭受国会弹劾的总统。虽然弹劾程序耗费时日,而且很难在两院过关,但是弹劾本身就会对特朗普的政治生涯产生重大影响,甚至会终结他的政治生命。
 
面对民主党的追杀,特朗普当然不会投降。1月12日,他在白宫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这次弹劾“对美国来说很危险”,他“并不想要暴力”,但是这已经“引发了极大的愤怒”。FBI已发出警告,在1月16日至20日,首都华盛顿和各州首府都可能发生暴力示威活动,而且有人已经备好了武器。
 
民主党要痛打落水狗,那么特朗普会不会在掌握大权的最后时刻狗急跳墙,使出动武的“险招”?一方面,他可以动员“死忠川粉”冲击各级政府,“武装夺权”。虽然他面临“政令难出白官”的掣肘,但是他毕竟还是美国总统,而且拥有数千万支持者。另一方面,他会不会利用美军最高统帅的身份去发动战争,甚至去打开那与他形影不离的“核武密码箱”?倘若他不惜与对手同归于尽,把自己的末日变成世界的末日,那将是全人类的悲剧!据说,佩洛西已经与军方领袖商定了有效的应对方案。但愿这是真的!
 
近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前任助理安德烈·伊拉里奥诺夫在社交网站上指出,美国华盛顿国会山的暴力事件让他联想到1933年德国的国会纵火案,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党就是借该事件掌控政权并走向独裁。还有人说,特朗普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希特勒?笔者以为很难。从个人方面来说,虽然特朗普的体内有日耳曼人的血统,虽然他的基因中似乎也有希特勒那种欲望和癫狂,但他毕竟年逾古稀,掌权时间不长。从社会方面来说,虽然特朗普也有千万追随者,虽然其手下也有类似于“纳粹喉舌”戈培尔的蓬佩奥,但是他没有服从领袖的纳粹党,更没有忠诚于元首的“党卫军”。顺便说,特朗普的精力已属超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还能如此精神旺盛,精力充沛,四处奔波,连续演讲和召开记者会,确实令人惊叹。笔者曾在心中生出一个疑问:特朗普会不会服用兴奋剂?也许,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不应只监督抽查体育运动员,还应该监督抽查政治家。其实,政治家服用兴奋剂的危害要大于运动员!
 
当然,特朗普在掌权的最后时刻不仅有此“险招”,还有以退为进的“缓招”,即先通过特赦保全自己,然后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在2020年大选期间,人们就曾提出特朗普能否自我赦免罪责的问题。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事件爆发之后,这个问题再次成为民众和媒体关注的一个焦点。据《纽约时报》7日的报道,特朗普私下与助手讨论了自我特赦的问题,而且有意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时段采取这一行动。美国总统依法享有赦免权。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总统应有权批准关于反对合众国的犯罪的缓刑和赦免,但弹劾案除外。”这项法律是美国的建国者在二百多年前制定的,有其特定的历史根源。
 
北美独立战争打破了原有的社会治理和等级制度,各殖民地在脱离英国王室统治之后出现了可以重新设计国家政体的机缘。于是,各路政治精英纷纷就政治体制问题陈抒己见,甚至争论不休。虽然有人主张沿袭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或建立贵族主导的政府,但是平民政体的主张更符合推翻了英王统治的民众心理。各州在独立之后纷纷建立了民主政体,但是多以民选议会为主导。
 
1787年在费城召开的联邦制宪会议上,多数与会者认为议会主导的政府效率很低。他们认为,政府不但要服务于人民,还要有能力教育和训化人民。人民可以表达自已的意见,但是民意不能干扰政府的施政。经过反复的争论与协商,联邦宪法制定者选择了以行政为主导的民主模式。按照他们的设计,最能代表民意的议会并非主导国家机器的机关,行政首脑才是国家权力的驾驭者。换言之,他们让总统享有了“帝王般”的权力。正如19世纪中期在林肯总统任期担任国务卿并与林肯同日遇刺受伤的威廉·西沃德所指出的,“我们将选出一个在位四年的国王”。因此,建国者们在设计总统权力时参照英国国王可以减刑和赦免的法律规定,把总统赦免权写进了宪法。
 
美国《宪法》的上述规定是抽象的,并未说明总统可以赦免的对象范围。不过,这样的规定在过去的二百多年内似乎也没有遭遇太大的挑战。许多总统都在任期内行使过这项权力,主要表现为两种形式。一种是面向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罪责赦免,可以称为“大赦”,例如,卡特总统在1977年就一次性赦免了越南战争期间数十万逃避兵役的美国人。另一种是面向特定人的罪责赦免,可以称为“特赦”,例如,克林顿总统在2001年特赦了他的弟弟罗杰和民主党“金主”里奇,前者犯有毒品罪,后者犯有逃税罪。
 
美国总统的赦免权具有独断性。总统在赦免时无须给出具体的理由。法院也不能对赦免决定进行司法审查。1866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解释宪法时也对此做出了相当宽松的限定:总统的赦免权可以“适用于所有法律规定的罪行”,而且赦免的做出“可以在犯罪发生后的任何时间”,包括起诉之前、审判之中和判刑之后。当然,这也包含了一个限制,那就是总统只能赦免已经发生的罪行,不能赦免未来的犯罪。然而,对于总统能否自我赦免罪责的问题,宪法和最高法院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在美国历史上,确实有总统曾获得特赦,譬如尼克松,但那不是自我特赦,而是由继任者福特总统做出的。
 
现任总统特朗普已经多次行使赦免权,被特赦者包括他的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和顾问斯通,而且他还可能特赦他的家人。但是,他能够在任期结束前特赦自己吗?法律对此没有明确禁止,因此他可以这样做,但是其效力具有不确定性。首先,总统赦免权不适用于弹劾案。如果特朗普被国会弹劾并定罪,那么其特赦就是无效的。其次,即使有特赦令,联邦检察官依然可以对特朗普的犯罪行为提起公诉。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可以用特赦令作为辩护,但是检察官可以就此提出上诉,由法院裁定,而且估计这官司会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最终由9名大法官通过释宪来决定。值得注意的是,英美普通法有一个古老的原则,即任何人都不能担任自己案件的法官。这个原则有可能影响大法官们对《宪法》第二条第二款的解释。再次,总统赦免权是由联邦宪法规定的,因此仅适用于联邦犯罪。换言之,如果特朗普有违反州法律的行为,那么州检察官在有特赦令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起诉特朗普,州法院也可以判特朗普有罪。
 
如果特朗普成功特赦自己,那将给美国创设一个不好的先例。不过,那也会给美国大选埋下新的伏笔,让这出“大型美剧”继续吸引世人眼球,继续在世界范围内赢得最高的收视率!这时,特朗普伸出一个手指,恶狠狠地说:嘿,拜登,走着瞧!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