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家弘 > 何家弘:中国足球没文化

何家弘:中国足球没文化

2019年8月22日,中国足球协会第十一届会员大会第一次会议在河北香河的国家足球训练基地召开。经过选举,陈戌源当选中国足协主席,杜兆才、高洪波、孙雯当选副主席。会议还经选举产生了35位执委会成员,然后经表决确认了由执委会提名的3位“法律机构”(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纪律委员会、仲裁委员会)的负责人。本人作为“特邀代表”出席大会,并继续担任道德委主任。
 
在会议期间,我听到了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组长陈戌源的工作报告和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的讲话,还与一些代表进行交流,谈论了中国足球的发展。这些年,我多次听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足球为什么上不去?中国有十多亿人口,为什么国家队的水平还不如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冰岛?其实,这也是我心中的问题,而且是百思不得其解。我知道,足球水平与国家人口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因为上场踢球的就是十几个人,国家人口再多也没用!我还知道,影响足球发展水平的因素很多,包括制度、经济、传统、人种等诸多方面,并非热爱足球的人想上去就能上去的。但是,中国足球既有老百姓的支持,也有领导人的关心,为什么在整体实力不强的亚洲都很难跻身强国之列呢?中国足球究竟缺什么?这次参加足协大会,我突然有了一个感觉,那就是:中国足球有钱有势没文化。
 
足球有钱,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据说,国际足联是世界上最大也最有钱的非营利组织,而其主要财源就是男足世界杯。我于2017年到苏黎世担任道德委员会委员时听说,国际足联因前两年的“反贪风暴”而有些“钱紧”。但是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国际足联的收入就高达61亿美元!我也出席了俄罗斯世界杯的开幕式。当时,国际足联把莫斯科市超豪华的皇家拉迪笙大酒店(Radisson Royal Hotel)变成了“临时总部”,其财大气粗可见一斑。
 
足球有钱还体现在足球明星的个人收入上。据《法国足球》杂志披露,在2018赛季,阿根廷球星梅西的收入高居榜首,为1.26亿欧元;紧随其后的葡萄牙球星C罗和巴西球星内马尔的收入分别是9400万欧元和8150万欧元。这显然高出了绝大多数地球人的期盼!
 
过去中国穷,足球运动也缺钱。后来中国有钱了,足球也就责无旁贷地率先富裕起来,目前大概是各项体育运动中的“首富”。我在这次足协大会上获悉,中国足协在2018年底的资产总额为10.7亿元。虽然中国足球明星的收入很难与世界级球星相比,但是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公民,其收入也超过了大多数中国人的期盼,例如,年收入超过千万元的球星就包括武磊、任航、郜林、郑智等人。中超足球俱乐部付给外国球星的工资大大高于国内球星,例如,广州恒大的保利尼奥和上海上港的奥斯卡等外援球星的年薪都超过亿元,可见中国足球不差钱!
 
中国足球不仅有广大球迷追捧和众多商企领袖偏爱,而且有国家领导人的关心与支持,其势之大可想而知。足球协会绝对是我国众多体育协会中的翘楚。虽然中国足协已经与体育总局脱钩,而且这一届足协领导还提出了“不设行政级别”的口号,但是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杜兆才(副部级)亲自担任了中国足协的副主席!这显然是其他体育协会无法攀比的。
 
中国足球有钱有势,为何发展却如此缓慢,水平的提升如此艰难?2017年7月,我第一次到苏黎世参加道德委员会的会议。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为我们颁发了聘任证书。他对我说,中国足球一定发展很快,因为你们国家的主席都很重视足球。我就问他,你预计中国队何时能进入世界杯的决赛圈。他回答说,这不好说,因为这还得靠你们中国人的努力,而且要看足球在中国社会中的发展水平。
 
足球发展必须以社会文化为基础,必须得到文化氛围的支撑。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是由这个国家中参与足球运动的个人水平所决定的,而决定个人足球水平的因素包括这个生命体的速度、力量、灵活、毅力、智力等。这些能力不仅取决于人的先天基因,也取决于后天的训练与养成,但是在这过程中,个人和家庭的作用还是主要的。领导的爱好可以形成一种倡导,但是足球水平的提升很难通过行政命令来完成。即使有国家的“顶层决策”,这个国家的足球队也未必能成为世界冠军。我国的领导人曾多次提出“足球要从娃娃抓起”,但是在当下中国,社会文化主流趋向于官本位与金本位的社会成就观和青少年人生规划的“高考导向”,家长们自然都不愿意让娃娃去专门练习足球。有的家长就问足球教练,让我的孩子练足球,能让他上大学吗?
 
巴西是足球王国,巴西的足球文化也是十分发达的。2015年11月,我曾作为“中国作家拉美行”的主角访问巴西。在文学交流之中,我也感受到了巴西的足球文化。海滩上,公园里,到处都有踢足球的人群,男女老少,球技均佳。我们路过一个公园,里面大大小小的足球场竟然有三四十块!海滩上有许多排球网,但两边的人都不能用手打球,只能用头胸膝足击球,颇具技术性与观赏性。大概只有巴西的足球文化能够孕育出这样的沙滩排球。
 
诚然,巴西能够成为世界公认的“足球王国”,有其人种优势。具有勇猛冒险精神的欧洲开拓者、具有吃苦耐劳传统的非洲奴隶、具有多种热带乐舞传统的土著族群,经过数百年的混血融合而成为现代巴西人,其多样化的激情活力就创造出了引领世界的“桑巴足球”。但是,巴西的足球发展也伴随着足球文化的养成。在巴西,足球不仅是一种体育运动,而且是一种社会文化,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每当有重大的国内国际比赛时,巴西人多举家到球场观看,于是乎,赛场人山人海,市区万人空巷。贝利、罗纳尔多、内马尔等著名球星都是巴西人崇拜的偶像。巴西一位足球业内人士曾说,“足球是巴西最重要的文化符号和形象。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生命中得到的第一个生日礼物一定是足球。”足球不仅为巴西人——包括那些出生寒门的青少年——提供了成功之路,而且让许多巴西人能到外国淘金。目前,巴西是世界足球的最大输出国,仅在中国踢球的巴西球员就已超过百人,而且进入中国队的第一位非血统“归化”球员也来自巴西。
 
毋庸讳言,中国传统的农耕文化和儒家文化是不养现代足球的(我国古代的蹴鞠与现代足球不可同日而语),当下中国的社会文化中也缺少滋养足球的成分。中国人喜欢“围观”,不喜欢“参战”,因此中国有人数众多的球迷,但是职业球员的数量少得可怜。目前我国只有中超、中甲、中乙的俱乐部足球队可以称为“职业”,而其运动员加在一起也不过两千多人。据说,在英国各种足球俱乐部注册的“职业”球员数量竟高达百万!由此可见,中国足球的发展需要民众的积极参与,而民众的积极参与就需要社会文化的激励和养育。没有高水平的足球文化,中国足球就很难跻身世界强国,顶多也就是向中国女足那样,在其他足球强国的女人都不愿意踢足球之时昙花一现。
 
换言之,中国足球的发展不能“以官为主”,而应该“以民为主”。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