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家弘 > 【元宵家话】热而不闹的寒假

【元宵家话】热而不闹的寒假

 

【按】正月十五是亲友欢聚的节日,我们就应该说些轻松的家常话。其实,人生的主调就是平淡的生活——吃喝拉撒睡+工作和娱乐。期盼辉煌和享受平庸是可以互补的生活态度。在此,我们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祖孙三代都放寒假了,我们就决定到南方去避寒。女儿何然选择了一条非热点非高端的旅游路线:廉价航班,租住民居,目的地是马来西亚的新山。该市是柔佛州的首府,位于马来半岛的最南端,与新加坡隔海峡相望。那里最著名的景点就是“乐高乐园”。
 
1月24日中午,我参加了北京市老年羽毛球队的年会,并且受聘担任“北京市老年羽毛球协会常务副主任”兼“北京市老年羽毛球队名誉领队”。这支球队中有许多全国知名的业余高手,包括几位“80后”的羽坛元老。作为球龄不长水平不高的业余爱好者,我对此深感荣幸。这也使我的寒假旅行生活有了一个温暖的开端。
当晚10点,我与家人来到首都机场,乘坐亚航的飞机,经停吉隆坡,于25日下午2点到达新山,入住柔佛海峡北岸的碧桂园。其实,那海峡就像一条大河,分隔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碧桂园是个新建的社区,入住率还不高,比较清净,正符合我的期望,而且环境和设施都很好。社区的会员中心楼内有中西餐厅,街边有餐馆和商店,海峡岸边还有人造沙滩、泳池、滑梯等游乐设施。
 
我们住在北区9号楼26层的一套三居室(因下面还有6层停车楼,所以实际是32层)。站在北侧阳台上,我们可以眺望市区,还可以俯瞰绿树掩映的苏丹古堡的绿屋顶和皇家花园,以及毗邻的别墅区。只是楼下的快速公路上车声太噪,实属美中不足。
 
在这里,生活是平淡安宁的。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超市采购食物,帮助妻子和女儿做些家务,再陪伴宽宽和谦谦玩耍。晚上,我们一般都外出吃饭。新山市的华人很多,到处都可以看到汉字,到处都有讲汉语的人,中餐馆也很多。晚餐时喝些小酒,生活堪称美满。
 
对我来说,运动是每天必须的项目。这个小区的停车楼层上面建有花园和泳池,还有网球场、羽毛球场、健身房等设施,环境优美,使用方便。这次度假,我的目标之一是要帮助宽宽学习游泳。于是,我们几乎每天下午都到泳池去。我寓教于乐,但也要与他“斗智斗勇”。经过两周的“集训”,目标基本实现,我便很有成就感。
 
新山的气温在30度左右,阳光很强,时常下雨,但都来去匆匆。除了游泳外,我还要坚持户外跑步,但是河边的步道很短而且暴晒,公路旁的人行道似有似无而且与机动车相伴。经过几天的探索,我终于在北面的山坡上找到一条适合跑步的公路。那条路不宽,人车混行,但是车辆很少,大概是毗邻皇家花园的缘故。在我的指引下,家人也去那里跑步,并且看到了那条路西端的“王冠”。
 
在两周多的时间内,我们还走马观花地参观了新山的华人柔佛古庙和小印度寺庙,游览了规模不大的动物园,还游玩了“愤怒小鸟”、“哈喽凯蒂”和“托马斯小镇”等儿童乐园。当然,最重要的游乐项目就是“乐高乐园”。据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乐高主题乐园。在那里,我看到不少以孩子为中心的华人家庭,也与外孙一起享受了童趣。
 
正月初五,我们全家乘车离开新山,两个多小时后到达柔佛州东北部的丰盛港,然后再乘快艇半个小时,就登上了传说中的“世外仙境”——拉哇岛。这个不大的海岛上有两座树林茂密的山峰,北侧是陡峭的悬崖,南侧是白色的沙滩。周围的海水由绿变蓝,后者的水下是大面积的珊瑚。据说,这个岛是苏丹王的家产,环保要求很高。岛上只有一家餐厅,游客不能自带食物和酒水。不过,餐厅服务很好,饮食也不错。当然,价钱也不错——成年人一天要4百多林吉(马币),4岁以上的儿童也要3百多林吉,酒水饮料要另外付费。
 
拉哇岛度假村建在山水之间,分为山坡房、沙滩房和水屋。我们住在沙滩房,门前长有横斜的椰树。这里的植物很多,鸟类也很多,一些自由自在的孔雀还时常光顾我们的木屋。这里的自然风光令人心旷神怡。美中不足之处是蚊子太多太厉害,特别是对我来说。妻子可以在傍晚时躺在门前小憩,并无蚊子骚扰,而我一旦在黄昏后站在户外,就会成为蚊子的美餐。尽管我采用熏、喷、打等方式在木屋中严防,每天晚上仍然会遭遇蚊子的袭击。外孙说,蚊子都喜欢姥爷的血,姥姥的血大概有“狗粮味儿”!
 
在大海中游泳不像在泳池那样惬意,但是可以浮潜观看各种颜色的珊瑚和成群结队的海鱼,包括海葵中的小丑鱼,偶尔还能看到海龟和鱿鱼。我和妻子分两次攀登了东西两座山峰,一路无人,只有各种鸟类的叫声。在东山峰顶,我们看到一块木牌上写有英文的“南中国海”。度假村中居然还有户外的羽毛球场,并提供球拍和球。于是,我和妻子抽空去打了一个小时。这也算是在马来西亚打过羽毛球啦!
这段时间的游泳加跑步,我不仅有充足的运动,而且有充足的阳光——皮肤的颜色即可为证。我们在拉哇岛住了四天,最后一个夜晚,我站在码头的木栈桥上,仰望灿烂的星空,倾听大海的呼唤,我又感受到“诗和远方”的意境。于是,一些无序的词语附上脑海,逐渐整合成一首顺口溜——
 
拉哇小岛耸双峰,老夫老妻敢攀登;
密林深处听鸟语,悬崖绝顶望海宁。
白细沙滩托绿水,五色珊瑚衬鱼行;
逍遥孔雀门前过,横生椰树笑南风。
2月13日上午,我们乘坐快艇告别小岛,再坐车赶到新山机场。晚上七点,我们乘坐亚航的航班,经吉隆坡转机,于14日凌晨三点回到北京的家中。让我们格外高兴的是:北京下雪啦!站在自家的阳台上,欣赏小区的雪景,另有一番心旷神怡的感悟。那天下午,我在世纪城小区中踏雪跑步,呼吸到寒冷清新的空气。那感觉好爽啊!
 
当天晚上,我带着旅途劳顿到德国驻华大使官邸赴宴。我自驾车,虽是晚高峰时段,但三环路上基本畅通。那是雷宇翰公使为来华访问的德国著名作家费迪南×席拉赫先生举办的小型晚宴,共有10人参加,包括中德两国文学界和出版界的人士。席拉赫先生具有律师和作家的双重身份。据介绍,他的小说已经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出版。其中,《罪行》、《罪责》、《科里尼案件》等书有中文译本。晚宴期间,我们就个人的文学创作经历以及写作、出版等问题进行了广泛的交谈。
(与席拉赫先生合影)
 
生命需要冷热交替,生活需要张弛互补。人生中不能只有匆匆的忙碌,也应有无所事事的悠闲。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辉煌时刻,但是不会长久,因此要习惯清净与平庸。在一个无人关注你的地方,仔细地聆听大海的涛声,认真地眺望落日的余晖,你可以更好地享受人生。
 
寒假生活结束了,我又该去学校讲课了。也许,这将是我在人民大学授课的最后一个学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