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11月15日 10:18

【边走边看】蒙斯黑色文学节纪实

【边走边看】蒙斯黑色文学节纪实
11月8日,我乘飞机来到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这应该是一次轻松的文学之旅,因为我的主要任务就是介绍我的小说与文学创作。当晚,我在布鲁塞尔酒店见到从法国尼斯飞来的玛丽•克劳德女士。她翻译了我的五部小说(《洪律师探案集》)和一部法学专著(《亡者归来——刑事司法十大误区》)。能与译者一同介绍自己的著作,我感到非常高兴。
 
何家弘教授与玛丽•克劳德女士
 
9日上午,我和玛丽从布鲁塞尔南站乘坐火车,一个小时之后便来到蒙斯市。在梦乡旅馆办完入住手续之后......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6日 17:59

中国能让毒品合法化吗?|哥伦比亚历险记(下)

中国能让毒品合法化吗?|哥伦比亚历险记(下)
27日下午,我乘飞机从卡利来到波哥大,住在米拉风尚酒店。波哥大是颇具拉美特色的文化古城,被誉为“南美的雅典”。虽然它位于热带,但是海拔在2600米以上,所以四季如春。该市有八百多万人口,街道不宽,而且没有地铁,因此交通拥堵时有所见。据说,该市的北部是富人区,治安状况良好,南部则多有贫民区,治安状况较差。我住的酒店在北部,虽然不够豪华,但是环境很好,很清静,也很安全。
 
 
28日是星期天,埃斯特拉多大学社会人文学院的路易斯(Luis Cantillo)教授陪同我游览市区。他是画家,曾经在中国的中央美院和杭州美院学习,会讲英语和汉语。他......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2日 08:28

制造麻烦的美国人|哥伦比亚历险记(中)

制造麻烦的美国人|哥伦比亚历险记(中)
24日晚上9点,我乘飞机离开北京,经过12个小时的航行,于当地时间24日下午6点抵达洛杉矶。我还有4个多小时的时间转乘去波哥大的航班。我原以为这么多时间很难打发,结果却险些误了航班。
 
下飞机后,我没有找到“国际转机”通道,便询问一位机场工作人员。他说没有单独的国际转机通道,让我跟随其他旅客一起去海关边检。我解释说,我已经在北京办理了下一个航班的登机手续,而且没有托运的行李,不用进入美国。我让他看了去波哥大的登机牌。他摇摇头说,你必须先通过边检。
 
我跟着人流来到边检大厅,又向一位女工作人员询问如何转乘国际航班,并说明我的情况。她也说要......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3日 15:42

【随笔杂谈】哥伦比亚历险记(上)

【随笔杂谈】哥伦比亚历险记(上)
不知何故,这次到哥伦比亚去开会讲学之前,我的心底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祥之兆。或许,随着年龄老迈,我已经逐渐失去了冒险的精神。其实,我是个喜欢探险的人。童年时,我辈玩物不多,而我最喜欢的一个游戏就是到离家不远的北海公园去钻山洞捉迷藏。青年时,我到北大荒务农,曾经独自一人背枪进山打猎,为了追赶一只狍子而险些迷失在小兴安岭的深山老林;也曾与知青到大兴安岭伐木,在收工后去爬雪山,为到山顶去看日落而险些找不到山沟里的帐篷。中年时,我只身赴美留学,在异国他乡感受陌生,获得法学博士学位之后又带着妻子和女儿在美国开车万里行,其中不乏走错路和迷路找路的经历。进入老年之后,我也经常孤行游学,足迹遍布中国的三十......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5日 11:57

【随笔杂谈】一次现实版的时空穿越

【随笔杂谈】一次现实版的时空穿越
2015年11月,我作为“中国作家拉美行”的主角,来到巴西的里约热内卢。那是我此生最远的一次旅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后来,我还在梦中穿越时空,登上基督山,拥抱那张开双臂的大基督雕像。2018年10月10日,我又穿越时空地来到巴西,但此次并非在梦中。
在过去两年,我的刑事错案专著《亡者归来——刑事司法十大误区》已经被翻译成英、法、德、西等文字出版。今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安排资助下,巴西弗拉明尼斯联邦大学法学教授、瓦加斯基金会(FGV)巴西-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高文勇(Evandro Menezes de Carvalho)又组织译者把本书翻译成葡萄牙文,并由巴西的向东方和巴......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30日 18:01

【随笔杂谈】中超外籍裁判的“傲慢与偏见”

【随笔杂谈】中超外籍裁判的“傲慢与偏见”
本人郑重声明:我写这篇小文章的身份既不是中国足协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的主任,也不是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的委员。我就是一名普通球迷!
 
昨天(9月29日)晚上,我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中超联赛的一场焦点大战:北京中赫国安在主场对阵上海上港。目前在中超联赛的积分排行榜上,上港第一,积52分;恒大第二,积48分;国安第三,积45分。虽然我是北京人,在心理上倾向国安,但我并不是国安的球迷。其实我比较喜欢恒大。2016年底,我到昆明出席中超颁奖典礼,曾与恒大队员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但是,我希望今年的中超冠军杯更换得主,因为恒大已经是“七连冠”了。我感觉,上港的希望比较大,因为其整体表现......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9日 20:22

法学会的钱让我难诚信

法学会的钱让我难诚信
本周二(9月18日),我到中国足球协会参加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的工作会议。作为这个委员会的主任,我很高兴,因为我们起草的《中国足球协会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工作规则(试行)》终于经中国足协执委会讨论通过,于2018年9月11日以中国足协的“足球字(2018)631号”文件的形式下发各会员协会和各足球俱乐部。我们这个委员会在当了两年“花瓶”之后化身为“宝剑”,当然,目前还只是“悬挂之物”。
在这次会议上,我们除讨论本委在《规则》颁行后的工作方案和计划外,还专门讨论了足球领域的诚信问题。足球运动本应以诚信为本,通过公平竞赛的方式展现其魅力。但是在各个级......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2日 22:01

【随笔杂谈】我读研时发表几篇核心

【随笔杂谈】我读研时发表几篇核心
现在,法学研究生经常抱怨发表论文难,而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更是难上加难。一般的大学对硕士研究生并无发表论文的强制性要求,但是对博士研究生则有,而且多要求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例如,人民大学就要求博士研究生在进行学位论文答辩之前必须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至少两篇论文。那核心期刊的名录是由学校确定的,标准略低于教师的核心期刊名录。每当听到学生的抱怨之声,我就会联想起自己当年读研时发表论文的情况。
 
我自幼喜好文学,上小学时就曾写过诗歌,发表在学校的黑板报上,因此在懵懂中生出过“作家梦”。“文化革命”期间,我作为40万北京“知青”中的一员,来到黑龙江......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4日 15:18

【随笔漫谈】非同寻常的人大校友盛会

【随笔漫谈】非同寻常的人大校友盛会
最近,我参加了两次非同寻常的人大校友盛会。我说“非同寻常”,那是因为它们不像一般的校友聚会那样以“动嘴”为主,而是以“动手动脚”为主,且有身体的亲密接触。我称之为“盛会”,那是因为它们在绝大多数校友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汇聚了很高的人气,而且那场面很大,很热闹。我参加了这两次盛会,因为我与那些参加者有着共同的人生情趣与追求,而且都在人生道路的某些节点上与人民大学“结缘”。
中国人民大学是新中国创办的第一所正规大学。小时候,我就听说中国有一所人民的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大学,朦胧之中也曾梦想自己会成为这所大学的学生。1966年,我第......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2日 14:50

【随笔漫谈】汤兰兰奇案与“嵖岈山神话”

【随笔漫谈】汤兰兰奇案与“嵖岈山神话”
中国人不仅面临信仰危机,而且面临信任危机。正如有人所说,当下中国最缺的一样东西就是“真话”。
 
7月26日,我应河南省驻马店市检察院的邀请来到这个位于黄淮平原的古老城市。据说,该市因古代官员信使多在此驻驿歇马而得名。这里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记载了渊远流长的盘古文化、嫘祖文化、车舆文化和铸剑文化等。我曾久闻这个城市的大名(其中也有负面传说),也曾多次从地面和空中路过,但这还是第一次驻驿。27日上午,我做客“驻马店市政法大讲堂”,给全市的法官、检察官、警官讲课,主题是“刑事错案与证据规则”。监察委和国安局的部分干部也来听了我的讲课。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0日 17:52

【世界杯·热点播报】我在莫斯科办了一件大事

【世界杯·热点播报】我在莫斯科办了一件大事
星期四上午,国际足联的道德委员会在莫斯科的罗迪森皇家酒店举行全会。除17名委员外,国际足联负责法律实务的几位官员也出席了会议。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介绍第68届国际足联全体会员大会刚刚通过的《道德守则修正案》并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然后,我们调查庭的八名委员单独开会,讨论办案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并确定下次工作会议的时间和地点。调查庭主席罗杰斯女士说,下次会议将于10月下旬在哥伦比亚召开。她介绍了会议安排情况。她曾经担任过哥伦比亚的国务委员会主席。
会后,我领取了世界杯开幕式和揭幕战的球票,然后回到房间。我上网查看邮箱,发现有一封来自法国警方的邮件,告知我去年11月在瑞士巴塞尔机场被......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5日 11:57

【世界杯·热点播报】世界杯看台内外

【世界杯·热点播报】世界杯看台内外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已于昨天晚上拉开序幕,你想知道球场看台是怎么布置的吗?你想知道俄罗斯队进球后球迷是如何欢呼的吗?你想知道法学家眼中的世界杯是什么样的吗?今天的推送将为你一一揭晓哦!——小编
14日下午三点半,我们乘坐大巴去卢日尼基体育场。在酒店门口等车时,我又遇见了中国女足前国家队长孙雯。上午我在会场外茶歇时就见到她,聊了一会儿。她是国际足联竞赛委员会的委员,现在主要从事女足青训工作。
(与孙雯的合影)
 
大巴来到体育场大门安检处,我们下车,人车分过。我们再次上车,来到卢日尼基体育场的贵宾入口......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5日 11:51

【世界杯·热点播报】足球进驻莫斯科

【世界杯·热点播报】足球进驻莫斯科
莫斯科已进入#世界杯时间#,你准备好了么?
 
作为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的委员,何老师受邀前往莫斯科出席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开幕式并观看揭幕战。在被世界杯即将点燃的莫斯科,何老师给我们带来了最新“前线”见闻,大家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啦?一起来看吧!——小编
 
2018年6月13日凌晨,我在首都机场2号航站楼坐上俄罗斯航空公司的空客A330飞机。坐在商务舱中靠窗的座位,俯瞰机翼下面那连绵的山峦和辽阔的草原,我的心情很好。午餐时,我还特意品尝了俄罗斯的红酒。经过大约8个小时的航行,飞机降落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顺利通过边检之后,我在机......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5日 15:16

【随笔漫谈】另一种死法

【随笔漫谈】另一种死法
昨晚,我在电视新闻节目中看到澳大利亚104岁高龄的科学家戴维·古多尔在瑞士结束生命的故事,深受感动。入夜难眠,我又想起了另外一对有情人的人生归路。
这天早饭后,文贵没有外出,来到彩凤身边。看上去,彩凤的精神很好。她把三个孩子叫到身边,声音平缓地说:“我知道,我活不了几天了。你们都不要难过。要我说,这都是命中注定的。我死了,我的生命就留在你们身上。你们三个是这世上最亲的人。你们一定要互相照顾,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亲人。成龙,你是老大,一定要照顾你弟和你妹。不管你日后干成多大的事业,都不能忘记他们!”
 
成龙泪流满面,用力点着头。</......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27日 13:10

陪审员不是打工妹

陪审员不是打工妹
在过去二十年,中国的陪审制度改革一直是笔者关注的问题之一。1998年12月23日的《人民法院报》就发表了谢圣华记者的采访文章:“让陪审不再是‘陪衬’——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何家弘教授”。我也撰写了一些论文,例如发表在1999年第3期《法学家》的“陪审制度纵横论”和发表在1999年第4期《中国律师》的“陪审制度改革断想”。然而,我国陪审制度的改革进展缓慢。
 
200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终于通过了《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此后,人民陪审制度得到各级法院的重视,陪审员的数量和质量都有明显提升,但是“陪而不审”、“审而不......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0日 11:10

民主是小众的——从美国的禁枪难谈起

民主是小众的——从美国的禁枪难谈起
2018年3月24日,美国各地举行了大规模的“控枪大游行”。据CNN报道,仅华盛顿市的游行人数就达到八十万。那一天,我正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参加美国“洗冤大会”,上午便到街头旁观了当地的游行。游行者们举着各种自制的标语牌,高呼口号,要求加强枪支管控。针对近期频发的校园枪击事件,一些中学生在街头或电视台发表演说,要求在校园内全面禁枪。
 
看到这些震撼的画面,听到这么强大的呼声,人们不仅要问:在美国禁枪为何这么难?美国是世界上著名的民主国家,民众的意愿为何不能实现?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美国的枪多是世人皆知的。美国军队的武器是世界......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5日 15:32

【新春特辑】我们的狗年小目标

读者朋友们:
 
在这辞旧迎新,万家团圆之际,感谢大家在过去一年里的深情陪伴和鼎力支持。正所谓“新年新气象新目标”,今天何老师携各位小编在为大家送上祝福的同时,还分享了一些新年的小目标。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都能实现自己的目标,狗年大旺,顺心如意!
我们的狗年小目标
 
在这辞旧迎新之际,回首鸡年往事,最让我高兴也最让我感慨的事情当属“个人演唱会”。年初时心血来潮的一句话,让我这一年的心理压力都很大,几度后悔不该随意说出这个年度小目标。不过,演唱会圆满落幕之后,我就不后悔了,甚至庆幸自己没有中途退却。有压力才有动......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2日 09:50

【茶客论剑】致《中外法学》编辑部的公开信

致《中外法学》编辑部的公开信

何家弘

日前,我收到了《中外法学》编辑部的退稿信。有投稿,就有退稿,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此前也收到过一些学刊的退稿。其实,对于我这个面临退休的老教师来说,论文发表已然无关紧要,退稿也就不算什么大事了。但是,这次投稿和退稿的过程比较特殊,既反映出编者的“傲慢”形象,又折射出当下中国学术研究环境和学术评价标准的异象,因此值得一谈。

此......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9日 08:51

【书城夜话】从民歌到民主

【书城夜话】从民歌到民主
我的民歌演唱会终于落幕,而且相当成功。我感觉很轻松,因为这不仅完成了自己最后一个鸡年小目标,而且没有辜负许多关爱我的人的期望。这个演唱会为我的演唱生涯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于是,有人邀约我在今年五月再举办一次演唱会。还有人建议我去录音棚录制一个专辑,并且联系了一家,对方同意给我优惠价。然而,我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嗓音条件并不好,不能走火入魔,想入非非。而且,我有自己的人生主业。业余时间,玩玩儿是可以的,但是玩儿完了,就完了。
 
 
本人是个爱玩儿之人,而且“玩儿商”颇高,不时玩儿出新意。2010年春天,我正在......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5日 14:46

【边走边看】走进希腊总统府

【边走边看】走进希腊总统府
飞机飞越英吉利海峡,进入欧洲大陆。透过舷窗,我看到了法国南部的原野,看到了耸立在云海之上的披着白雪的阿尔卑斯山,看到了蓝色的地中海,看到了以黄色为主调的丘陵。突然,前方出现了一大片黄色的云层,大概是被风带到天空的沙尘。我第一次看到这种黄色的云海。当飞机从其边缘飞过时,一种对自然和历史的敬畏感油然而生。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航行,飞机来到雅典上空,沿海岸线东行,在爱琴海上空掉头,迎着夕阳降落在跑道上。于是,我就从大约在冬季的伦敦来到了大约在夏季的雅典。
 
机场不太大,旅客也不太多。海关官员在我的护照上找到可多次入境的申根签证,一句话也没问就......
阅读全文>>